博源家園 Berun Home

首頁 博源家園 社會責任動態

國家使命--博源綠色化工產業的創新實踐

時間:2019-04-25 14:08 來源:
分享:

        編者按:我集團綠色化工產業的創新實踐,引起中國化學工業和環保部門領導的高度重視。《人民日報》社就此專門派記者到中國化工聯合會、中國氯堿協會、環保產業協會等采訪,寫出了反映集團博大實地積極推動的煤化工和氯堿化、純堿化工的結合,為國破解了排碳難題的事跡,希望全體員工認真閱讀報告文學《國家使命》,在實際工作中牢記博源綠色發展的責任與理念,為集團持續、健康發展做出新貢獻!

1.png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會長李勇武宣布第四屆中國綠色化工特別行動在博源集團啟動。  旭龍  攝

        現在已達到歷史上這樣一個時刻:我們在決定世界各地的行動的時候,必須更加審慎地考慮它們對環境產生的后果。

                       ——聯合國《人類環境宣言》   

        歷史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人類必須奮起保衛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歷史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節能減排已成為了東方古國的國家使命。

        從《京都議定書》到《巴厘島路線圖》,從丹麥的哥本哈根到墨西哥的坎昆再到南非的德班,從二十國集團峰會到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當共和國的最高決策者站在世界環保講壇上,向全球做出一個負責任大國《攜手應對氣候變化》的莊嚴承諾之時,當中國政府加強與美國、歐盟、丹麥、日本等世界各相關國家和地區磋商,共同推進全球環境保護行動之時,在內蒙古高原,有一個以環境友好為己任的能源企業,正用自己產業思維創新的實踐和節能減排的實際行動,向全球發出綠色呼喚。

        2011年歲末,筆者走進鄂爾多斯高原,發現這個被稱作“內蒙古博源控股集團”的綠色化工產業的創新實踐者,高擎綠色化工之旗,踐行國家使命,實現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推進資源綜合利用,發展綠色產業,在中國新型煤化工驟然興起的浪潮中,積極推動煤化工與鹽堿化工的結合,破解排碳難題,以其獨創的全新產業鏈改變著傳統基礎化工原料的生產路線,讓世界為之睜大驚詫的眼睛。

        科學發展,綠色交響,博大精深,源遠流長……

        國家使命:中國化工的綠色命題

        形勢就是如此嚴峻地出現在共和國化學工業領導者面前:在國家新型煤化工產業快速發展之時,《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規范煤化工產業有序發展的通知》明確提出了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問題。稱煤化工屬高耗能、高排放產業,受技術制約,煤炭在整體產業鏈中的能源轉換效率不高,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強度均高出全國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發展煤化工產業面臨著巨大的排碳壓力。而作為化工基礎原材料的“兩堿”工業同樣面臨著廢液、廢渣大量排放困擾,沿海制堿業在巨大的環保壓力下向西部轉移,但西部脆弱的生態環境更難承載未來的污染壓力。聯堿法制純堿企業雖然解決了排廢問題,但聯產的氯化銨產量嚴重過剩,市場壓力巨大。氯堿產業電石生產過程中的高耗能、高污染,PVC生產過程中的汞污染,副產品燒堿的嚴重過剩,無不牽動著北京中國化工的中樞……

        共和國不會忘記,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純堿廠排放的廢渣曾吞噬土地,威脅著江河湖海,它使港灣淤塞、綠地不毛。這一行業之惑如今仍然困擾著中國制堿人。

        如今,想靠規模維持生存的制堿企業已從環海之濱向三江源之地進發,又有數百萬噸級的大堿廠在上馬,按照傳統工藝生產,誰又能保證長江、黃河、瀾滄江源頭不被污染呢?

        始于“南吳北范”(范旭東、吳蘊初),在世界制堿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中國兩堿工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世紀之困。

        比利時工程師蘇爾維發明氨堿法已經過去一個多世紀了,我國化學工程專家侯德榜發明聯合制堿法也已經過去半個多世紀了,面臨“低污染”考驗的中國化學工業需要更先進更清潔更綠色的制堿方法。

        這是中國化學工業決策者的思考。這是現代工業文明的呼喚,這更是人類共同家園地球村的綠色宣言!

        從女媧補天到火藥的發明,中國這個從來都能創造奇跡的國度,在五彩繽紛的化學世界里,能否再給世界一個驚喜?

        已經到了消除人們“談化色變”徹底改變化工與污染密不可分被動局面的時候了,國家使命讓中國化工的開拓者們一刻不敢懈怠啊!

        一種新理念的誕生需要新技術革命的推動。伴隨著新型煤化工技術的興起,煤基甲醇制烯烴技術日漸成熟,這就給清潔環保新型純堿制造方式變革帶來了新契機!

        就是在這樣的歷史時刻,有一個令人振奮的信息從鄂爾多斯高原傳遞到北京的工業管理中樞,在內蒙古博源集團誕生了新的綠色化工理念,他們在企業求生存、科學發展的實踐中創出了一條中國化工環保的新思路。

天然堿制堿的資源限制問題、煤化工的排碳問題、新型煤化工產業大型化帶來的物流問題……無不促使博源必須將戰略思維向更為廣闊的空間延伸。“逼上梁山”的博源人必須殺出一條血路,在求生存、求發展的艱難歷程中探索全新的發展模式。

        突破口選在哪里呢?

        博源集團的兩大產業為純堿和甲醇,其中:純堿、小蘇打以天然堿為原料生產,年產能220萬噸;甲醇裝置位于鄂爾多斯地區,年產能135萬噸。近年來,神華包頭煤經甲醇制烯烴項目的成功投產,有效地解決了西北地區甲醇下游產業延伸和物流制約,并為乙烯法PVC創造了條件。內蒙古烏審旗納林河礦區位于鄂爾多斯西南部無定河鎮,處于蒙陜交界處,東與國家新能源基地陜西榆林市接壤,西與寧夏寧東重化工基地相望。礦區資源稟賦,擁有優質的煤、水、天然氣和井礦鹽資源,頗具發展大型煤化工、鹽堿化工的條件。何不依托自己取得的產業優勢,在這里大擺戰場,一試身手呢?

基于行業存在的問題結合自身產業現狀,博源集團創新發展模式,以踐行國家使命的非凡勇氣與膽識,充分利用鄂爾多斯具有煤炭、天然氣、鹽等發展化工產業的資源優勢,積極轉變生產方式、探索產業循環路徑,實現思路創新,通過煤化工、氯堿化工、純堿化工產業大循環和有效對接,打造環動產業,實現能源綜合利用、環境友好的戰略思路,終于摸索出一條“低碳經濟,綠色發展”的新路子,其主要創新理念為:本著“布局集中、產業集群、鏈條互動,環保節能”的原則,隨著甲醇制烯烴技術的重大突破,構架了煤化工向石油化工延伸的橋梁,從而開創了煤基乙烯生產PVC的新工藝。在此前提下,將煤化工、氯堿、純堿等產業有效銜接,實現產業間的大循環。將生產過程中排放的廢氣二氧化碳利用,與氯堿化工的副產品燒堿反應轉化成純堿和小蘇打,既解決了煤化工的排廢問題,又解決了燒堿過剩造成的市場問題;配套建設水泥廠,將煤化工和氯堿化工的廢渣做成水泥,將廢水回收用于氯堿溶化鹽礦,形成了“三廢”綜合回收再利用,真正實現煤化工和鹽堿化工的“零排放”,達到工業文明和生態環境文明的和諧共生。

        宏觀思維方式的改變竟如微觀化學反應般衍伸出無窮的變化。如果單講每一個產品過程,其工藝都是成熟的:煤基甲醇制烯烴、離子膜燒堿、乙烯法PVC、二氧化碳碳化燒堿制純堿等等。如果在一個地區能夠回收二氧化碳、并具備鹽礦、煤炭資源的先決條件,實現了產業間的大循環后,竟產生了如此多的綠色環保效應。

        有關專家給出了這樣的結論:用離子膜燒堿與煤化工外排的高純度二氧化碳生產純堿,可極大地減少傳統純堿生產中廢棄物的排放,又減輕了氯化銨的市場壓力,實現了節能減排,這就在純堿生產工藝方面開辟了一條全新的路線;將煤化工產生的二氧化碳回收利用制造優質純堿和小蘇打,實現了各產業間的綠色互動,也使建設千萬噸級的制堿基地成為可能。這真是一個膽大而新奇的嘗試,這無疑是環保產業和基礎化工原料的一次革命!

        思想構筑未來。有品質的增長是綠色環保的增長……

        一個對環境負責任的企業,才是一個令人尊敬的企業。歷史,在等待這個企業的回答。世界,也在期盼來自地球東方用責任與使命求證的題解。

        2011年7月10日,“中國綠色化工特別行動”啟動儀式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博源生態化工園隆重舉行,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會長李勇武親臨現場,向全行業下達了“行動”出發令,預示著中國化學工業以綠色環保為主題的新的時代的來臨……

        圓夢之旅:低碳經濟的產業之基

        在博源采訪,我聆聽到了一曲追逐夢想開拓奮進的世紀長歌。

        博源延伸產業鏈的不懈探索是從本世紀初開始起步的。2003年與日本一家公司成功合作用新工藝生產甲醇下游產品二甲醚,成為了博源打造低碳之鏈的開端。

        博源集團總裁賀占海是這項世紀工程的直接組織者,這位年富力強,作風干練,辦事雷厲風行的開拓者為博源的這項世紀工程嘔心瀝血,開路前行。

        2005年的一天,賀占海得知地處浙江的全國最大的DMF生廠商因當地環境容量不夠正尋找產業轉移合作伙伴,便馬上帶隊前往浙江,見到了這家公司的董事長。寒暑春秋兩度,2007年9月29日,年產20萬噸DMF裝置(全國最大)在博源甲醇裝置所在地鄂爾多斯烏審旗奠基,2009年試車,2010年投產,成為了博源產業鏈延伸探索之旅中的重要一環。

2008年,中煤集團擬大舉進軍鄂爾多斯給博源帶來了新的契機,善抓機遇的賀占海聞訊找到了中煤集團副總經理曹祖民并對他說:“你搞煤,我搞化工,你缺平臺,我缺資金,你做煤有優勢,我做化工有優勢,與博源合作是你們進入鄂爾多斯最好的切入點。”曹祖民動心了,當即回總部匯報,第二天便打電話約賀占海到京。賀占海來到北京中煤總部,會見了總經理王安,共同的使命與目標,雙方一拍即合,決定在鄂爾多斯搭建煤化工大平臺,中煤集團參與建設“兩礦三化”,即伊化礦業、蒙大礦業(千萬噸級)、年產60萬噸煤制甲醇、年產130萬噸甲醇、60萬噸烯烴,總投資近300億元!與中煤的合作,在鄂爾多斯市委、市政府的推動下快速展開,簽約儀式很快在北京舉行,鄂爾多斯市委書記云光中、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李世镕、烏審旗委書記張平對此項目給予了鼎力支持。此項目的合作成功,使博源的產業 大循環戰略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開通煤化工通道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接下來還需戰勝重重困難向鹽化工邁進。

        地處內、陜、寧交界處的榆林奧陶紀特大型巖鹽礦是發展鹽化工的夢幻之地,早在2005年博源人就來到了這個叫馬家溝的地方,這片溝壑縱橫的土地像磁石一樣牢牢吸引著博源的開拓者們。四年后,他們將陜西博源化工有限公司的牌子掛在了榆林,后因項目未能獲批而擱置。道路坎坷并未改變初衷與決心。

        當博源集團副總裁、總工程師乘坐的越野車再次駛上這片水、煤、鹽富集之地時已是數月之后了。這位作風潑辣、工作認真負責的女性在業內有著頗高威信。她肩負著特殊使命,通過內蒙鹽業公司的李學義,終于與中鹽榆林鹽化有限公司董事長胡開寶取得聯系又親自上門拜訪,最終促成雙方的項目合作……

        經過鍥而不舍、百折不撓的努力,特別是與中煤、中鹽的合作,開啟了煤化工、鹽化工之門,終于可以搭建溝通二者的橋梁了,在緊靠榆林的內蒙古鄂爾多斯烏審旗的納林河化工項目區打造低碳之鏈的條件已經成熟。

        “博源號”能源化工航母即將開始新的起航!

        2009年9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就博源上報的總投資近百億元年產100萬噸合成氨、100萬噸尿素、120萬噸純堿項目做出了批復,使博源循環經濟圓夢之旅初現曙光。

        2009年10月28日,一個令博源人永遠銘記的日子。這一天,內蒙古高原晴空萬里,天空湛藍,在納林河項目奠基儀式現場彩旗飄揚,鑼鼓震天,鄂爾多斯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李世镕親臨現場參加儀式,他在講話中希望博源能在鄂爾多斯再造一個綠色化工集群,表明了地方政府支持博源發展循環經濟的決心。

打樁機巨大的轟響,震撼著埋藏在腳下豐富的水、煤、鹽資源,震撼著這片沉寂多年發展化工條件優良的夢幻般的土地,整個納林河沸騰了!

        博源集團的總工程師被任命為博大實地化學有限公司董事長,不管白天黑夜,工地上經常出現她風風火火的身影。

項目承包商為五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設計與設備采購。2010年11月13日,五環科技董事長陳臘春在東勝鐵牛大酒店舉行的簽約儀式上鄭重簽下自己的名字。

        2011年5月,博大實地董事長帶隊趕赴美國休斯頓,在位于墨西哥灣的美國KBR公司進行嚴格的工藝包審查工作,歷時十幾天,行程之緊張,工作態度之嚴謹,令美方專家對中國博源人刮目相看。

        項目的建筑安裝由業內戰績卓著的中化二建集團有限公司負責,董事長劉建亭在簽約儀式上表示,要用中國人的速度,確保36個月建成,絕不后拖一天!此項目關鍵設備進口,80%設備國產化,施工進入高峰期將有4000人建設大軍交叉作業,晝夜推進。

2011年5月27日,循環產業鏈中重要一環的年產100萬噸PVC項目又獲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批準,并馬上進入設計階段。高鹽廢水注井采鹽,鹽鹵生產PVC與燒堿,實現零排放,使得煤氣化過程中產生的二氧化碳回收與氯堿工藝結合生產純堿的大循環變為現實,利用煤矸石、廢渣、煤泥等建設2×30萬千瓦熱電廠也在籌建之中……

肩負著國家使命的博源人,一定會向共和國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中國循環經濟的又一座里程碑將在鄂爾多斯高原昂然崛起!

        自主研發:神奇之鏈的創新之戰

        博源綠色化工技術工藝的自主創新實踐是這樣拉開帷幕的……

        博源集團(前身為伊化集團)是中國較早的天然堿制純堿、小蘇打企業之一。1979年伴隨著科學的春天到來,一批創業者來到了內蒙古烏審旗查干淖爾湖畔,對天然堿的生產從資源到生產工藝的全過程進行系統的試驗研究。最終科研課題“堿田日曬工藝研究”獲得成功并獲全國科技進步三等獎。成功開發了內蒙古的天然堿,為天然堿的強勁崛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此后,又大踏步進軍河南,與河南桐柏縣聯手開發我國最大的天然堿礦,先后創造出國內14項專利技術,首創天然堿鉆井壓裂水溶法從地層采礦,研究出被稱為“倍半堿一步法”的制堿工藝,在生產過程中不用生石灰,沒有污染嚴重的苛化泥,廢水閉路循環利用,基本實現了零排放。隨著一系列具有先進水平和自主知識產權的專利技術在生產實踐中的廣泛應用,形成和鑄就了天然堿的核心競爭能力,天然堿在中國純堿工業中已成為一支不可忽視的生力軍。

        但受資源儲量限制,天然堿制純堿、小蘇打雖然給中國制堿人帶來了綠色希望,但不足以替代其它制堿方式,徹底實現中國制堿業無污染的綠色夢想。

        伴隨著鄂爾多斯地區依托優勢資源發展特色產業的鏗鏘足音,博源集團作為當地重要的化工企業,除為地區產業發展提供力所能及的人才、技術支持外,自身也進入了天然氣、煤化工行列。

        從項目的論證、立項、建設,博源的煤化工項目無時不面臨著“低碳化”的考驗,哥本哈根會議確認的全球工業必須進入低碳發展時代這一不可逆轉的趨勢,在博源發展新產業的歷程中得到凸顯。期間,國家發改委幾次對煤化工叫停,彰顯了一個大國對世界做出的莊嚴承諾。是啊,能耗和碳排放的控制水平不僅會在市場層面直接影響行業企業的運營效益,還將決定發展所面臨的國內外的輿論和國家形象。

        業內人士均知:電石法PVC二氧化碳排放主要來自電石,其中每噸PVC直接排放2.23噸,動力等間接排放5.14噸,總計每生產一噸PVC排放二氧化碳7.4噸。生產過程中二氧化碳排放量驚人。

        電石法聚氯乙烯每噸消耗氯化汞約1.2千克(以氯化汞的平均含量11%計),2011年我國聚氯乙烯產量1295萬噸,其中電石法聚氯乙烯產量約1000萬噸,電石法聚氯乙烯行業使用汞觸媒約12500噸,氯化汞的使用量約1328噸,汞的使用量約1017噸。目前,汞污染作為一個新的全球環境問題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重視,自2001年起,汞污染問題成為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每年理事會的重要議題,目前正在研究制定限制汞流通和實施汞削減的國際公約。我國電石法聚氯乙烯行業汞使用量占全國汞使用總量的60%左右,這決定了電石法聚氯乙烯行業將成為未來我國汞公約履約的最重要領域。電石法聚氯乙烯企業不僅面臨汞資源匱乏的威脅,也面臨環境約束對行業發展影響的壓力。

        作為PVC的副產品燒堿在市場上價格波動較大、貯運成本高,燒堿的滯銷已影響到PVC生產企業的正常運行;在開工率連年不高的背景下,氯堿行業演繹了一邊擴能難遏制,一邊退出步履維艱的一幕。意外利好形成的以堿補氯盈利模式更是讓氯堿平衡化為泡影。產能過剩將導致全行業開工率不高和惡性競爭更加激烈,產品價格進一步走低,全行業盈利能力降低。

        目前我國純堿生產大都采用氨堿法和聯堿法,現有制堿法的缺陷:氨堿法廢液廢渣難以治理,氨堿生產環保矛盾的焦點主要是廢液廢渣。氨堿法生產純堿,每噸堿約排10m3廢液,其中固體渣約300-350kg。由于產生量大,很難大幅度綜合利用,這也是困擾世界純堿工業的難題。

        聯堿比例增加,氯化銨市場競爭加劇。由于氨堿法廢液廢渣難以治理,新建、擴建項目多以聯堿為主,隨著聯堿法生產純堿的比例呈上升趨勢,氯化銨產品的產能也上升很快,氯化銨市場的競爭也日益加劇。隨著新建聯堿企業和搬遷及改擴建聯堿企業的陸續投產,氯化銨的生產能力也將迅速增加,預計到2012年底,氯化銨的生產能力將超過1500萬噸。與此同時,因為氯化銨在土壤中會生成水溶性氯化物,可加重土壤鹽害。為此國家出臺了保護政策,只允許用于水田,這使氯化銨的銷路越來越窄。因此,氯化銨問題將嚴重制約聯堿的生存和發展。

        抱著對自己賴以生存的兩堿產業前途的擔憂,博源開始打造綠色化工的低碳之鏈。

        這場創新之戰的重擔落在博源工程公司肩上。

        這支敢打硬仗、敢于勝利的科研團隊,一直奮戰在科研技改第一線,在制堿行業技術前沿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他們知曉,他們這支課題攻關團隊所面對的是怎樣一場硬仗!

        回收二氧化碳與燒堿結合生產純堿,其本身工藝并不復雜,甚至是非常簡單。如果不放在產業的大循環、不放在環保等綜合效應的角度去考慮,如果不具備二氧化碳、鹽、煤等集聚資源的基本條件,其生產方式確實有待進一步論證。

博源人正是在多個產業發展的歷程中摸索出這一富有哲理的工藝路線的。

        前期小試是在河南桐柏新型化工公司發起的,王彥華、于建平、任寶祥、劉美林、巴特爾等一干人馬從內蒙古大草原晝夜兼程來到革命老區桐柏縣,一頭扎進實驗室,有時連續工作三天三夜,眼睛熬紅了,人消瘦了,平行試驗,交叉試驗,在數萬組數據中苦苦尋找最優工藝條件及工藝參數,將轉化率最好、成本最低的數據摸索出來……

        2008年10月寫出實驗報告,2009年7月在新建的工業化裝置上做單塔碳化實驗,2011年2月開始編制工藝方案,在單塔基礎上完善數據,4月開始做全流程工業化裝置。此時,攻關團隊已從河南桐柏移師內蒙古烏審召工業園區博源工程公司實驗基地,與時間賽跑,與困難抗爭,一次次失敗,一次次重新起航,一次次即將到達勝利彼岸的殊死沖刺,終于形成工藝包,具備了工業化條件。之后,兩項實用新型技術專利《一種聯產純堿和小蘇打的系統》、《一種生產純堿的系統》已經國家專利局認定,一個發明專利《一種生產純堿或聯產純堿和小蘇打的系統及方法》進入國家公示階段……

        博源這項科研的意義與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大國的環保承諾相輔相成。

        這是一條何等神奇的低碳之鏈啊!

        理念,改變著世界。科技讓綠色理念改變著地球。

        改變未來:工業文明的綠色階梯

        2011年11月17日,北京民族飯店。正在參加一個行業重要會議的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常務副會長李壽生在會議間歇期間聽取了博源綠色化工產業創新實踐的匯報,這位曾擔任過化工部計劃司司長、國務院國資委業績考核局局長、國務院國資委黨委委員被稱為“戰略管理專家”的領導者興奮不已。博源的探索和其綠色化工的創新實踐,不正是在破解當前國家發改委所憂慮的發展煤化工的環境瓶頸嗎?其煤化工、鹽化工大循環理念,必將在化學工業產生革命性的深遠影響。

        有這樣一組數據可以證明中國政府對氣候變化問題的一貫高度重視:2006年,中國提出了201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比2005年下降20%左右的約束性指標,2007年在發展中國家第一個制定并實施了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方案,2009年確定了到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溫室氣體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行動目標……

        人類目前每年向空中排放的碳有90億噸!如果使用常規的美國運煤列車,需要多長的列車才能運走所有這些碳?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的克里斯托弗·薩拜因給出的答案是2479500公里。這么長的列車可以繞地球63圈!優化產業結構、節約能源、推進低碳發展已成為世界各國迫在眉睫的國家使命!

        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抑制高能耗、高排放行業過快增長,加大淘汰落后產能力度,加快低碳技術研發和產品推廣,逐步形成以低碳為特征的工業體系已刻不容緩!

        博源加快發展清潔煤技術,加強煤炭清潔生產和利用,積極探索具有本地區特色的低碳發展模式,通過循環經濟理念及技術實現可持續發展已走在了世界前列!

        讓行業管理者們頗感振奮的是,針對國內純堿、甲醇、氯堿行業的制約瓶頸,博源集團探索出了一條低碳、節能、環保的產業化發展路線,將煤化工,氯堿化工,純堿化工有效地串聯起來,在生產過程中使二氧化碳及污染物排放達到最低程度。

        有關專家給出這樣一個估算,國內聚氯乙烯(PVC)生產方法主要有電石法和乙烯法,2010年國內PVC產能2042.7萬噸,其中電石法產能1651.7萬噸,如果國內PVC產能的50%用乙烯法生產,每年可節約用電246億度,減少1612萬噸石灰石的開采,減少使用汞觸媒約7564噸,減少污水中113噸汞觸媒外排,減排76萬噸電石粉塵和1072萬噸電石渣,同時還可以減少946萬噸甲醇的外運。

        目前國內純堿的生產方法主要有氨堿法、聯堿法和天然堿法,2010年全國純堿產能2430萬噸,總產量2047萬噸,其中氨堿法1005萬噸,聯堿法885萬噸,全年國內表觀消費量1889萬噸。倘若按照博源綠色化工理念將國內過剩的934萬噸燒堿產能用于生產純堿,每年可產純堿1168萬噸,減排二氧化碳氣514萬噸,較之氨堿法生產純堿,每年可減排氯化鈣廢液11680萬m3,減排廢水中氨氮量11.68萬噸,減排廢渣“白泥”350萬噸。較之聯堿法,每年可減少1168萬噸氯化氨生產,減排廢水2236萬m3,減排廢水中氨氮量4.67萬噸。試想,如果沿海的堿廠與大型石油化工聯合,回收二氧化碳用乙烯法生產PVC、燒堿、純堿,根據市場可調整比例,中國制堿業將是一個怎樣輝煌的格局呢?

        這無疑是一個走向工業文明、生態文明的綠色階梯。

        這無疑是一個以綠色化工為特征的新型產業模式。

        這無疑是一座用國家使命筑造的綠色豐碑。

        在一個雪后初晴的清晨,我驅車從東勝趕往鄂爾多斯納林河工業園,攀上已拔地而起百米高的造粒塔,頓覺天風浩蕩,視野廣闊。溫暖的冬陽照射在這片臨近陜西榆林世界級鹽礦,下面埋藏著豐富煤炭和地下水資源的古老土地上,我似乎又一次看到了共和國總理來這里視察的身影,我想象著這座高塔林立、清潔生產、可將所有廢氣廢物吃干榨凈變為下道工序原料的千萬噸級綠色化工之城的明天,一條從腳下鋪就改變未來的綠色走廊,將從這里伸向中國、伸向世界……

        大道之行,路在腳下。這條路就是中國之路,一條人類可持續發展之路!


  聯系客服
  400-888-8888
>
六肖中特免费资料库